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空间之农家真命皇后 > 07 大结局

07 大结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殿下”忘权生得鹤发童颜,仙风道骨。
  
      “大师”洛云天站起来“听闻大师正在闭关,昨日没敢打扰,没想到大师亲自上门”
  
      “昨天我已算到殿下会来,只不过昨日着实不便,所以没让殿下进来,今日老身前来,是有重要的事要告知与殿下”忘权做了一个双手合十的动作,一脸的虔诚。
  
      “大师请坐”洛云天黑色深髓的眸子闪了闪,脸色突然变得认真起来“不知是什么事,竟让大师亲自来一趟”
  
      “这事关我大宏朝的宏运”
  
      “这么严重”洛云天皱眉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”忘权点了点头“三日前,我曾为我朝的前途占了一卦,卦象显示有异样”说完这话,忘权的眼神有意无意在萧正腾和颜西的身上扫了扫。
  
      洛云天嘴角勾了勾“他们也都留下,大师有话不妨直讲”
  
      “还是请太子妃和凌云国的皇上回避一下吧,我事关我朝的前途,有些事必须要跟殿下说明其中的利害”
  
      颜西笑了笑“即是这样,那我退下就是”
  
      “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,一上来就摆谱,依朕看也不过如此”萧正腾撇嘴、
  
      什么利害,谁知道这个老道人会在洛云天的跟前说些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阿弥陀佛”
  
      “萧皇上,我带你好好在太子府中转转吧”
  
      “好啊,有美人带路,实在是美哉”
  
      颜西与萧正腾一前一后的离开了这里。
  
      洛云天微微一笑“大师,现在没人了,有什么话你不妨直说”
  
      “殿下,还记得我跟你说过风镯的事么?”
  
      “本宫自然是记得的,大师断言,风镯现,天下劫”
  
      “没错”忘权点头“并非我危言耸听,殿下,这个劫现在已经来了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”洛云天吓了一跳。
  
      “是的,我三天前,也是是殿下大婚的第二日,就发现殿下的命相已有所改变,这对我朝来说,并非好事”
  
      “请继续说”
  
      “殿下,恕我直言相问,那凤镯是不是在太子妃娘娘的身上”
  
      “是”洛云天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那就是了,太子妃娘娘本身是没有问题的,问题就出在凤镯的身上,凤镯并非一般的镯子,如非有真命之体的人,根本压制不住她,娘娘的命格虽贵,却没真命之体,再加上殿下的命相已变,这就是劫难开始的表现啊”
  
      “这么严重”洛云天眯眼“也就是说,本宫要去找一个拥有真命之体的人带着这个凤镯方可化解此劫”
  
      “是的,只可惜,在这个世上,那个人已经死了,所以,这一场劫难只怕在所难免”
  
      “你是说,拥有真命之体的那个女子已经死了,是谁”
  
      “殿下也是认识的,就是尚书府的嫡女”
  
      “钟家大小姐”
  
      “是她”
  
      “现在就没有化解之法了吗?”
  
      “有一个,就看殿下敢不敢试一试了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化解之法”
  
      忘权看着洛云天,眼里深沉而认真“凤镯乃是灵物,需要女子的鲜血予以供养,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,用太子妃娘娘的鲜血供养其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”洛云天吓了一跳“不行,绝对不行”
  
      “殿下,这是目前的唯一办法,我佛慈悲,这是能够拯救下苍生的唯一办法”
  
      “真的没有别的法子了”洛云天看着忘权,凤镯喜血,这一点他与小颜早就发现了,而且凤镯也已经认小颜为主。
  
      昨天他的九隆寺之行已经疑惑重重,今天忘权的话更让他疑惑,为什么这个忘权好像要专门对付他娘子一般。
  
      “也有另一个法子,只是这个法子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作用,如果殿下不忍让太子妃娘娘流血的话,或许可以先试试这个”
  
      “大师,刚刚的方法太危险,本宫是不可能让娘子去冒这个险的,你快说说另一个办法”
  
      “殿下,为了我朝的宏运,殿下切不可太儿女私情”忘权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“大师,你不要说了,我是不可能让娘子去冒险的,你快说说另一个法子”洛云天一脸的决绝,流血这种事,娘子已经做了太多,现在有他在,就不可能让娘子再流一滴血。大宏朝如何,是大宏朝的事,娘子只是他的小女人,身上无须压得太多。
  
      “唉”忘权叹了一口气“我想,那些乌疆之人也是冲着凤镯而来的,只要把凤镯毁掉,那些乌疆之人不管有什么目的,都不能达到”
  
      “你是说,上次那些中了乌疆之花,被人挖了脑髓的背后之人,是冲着凤镯而来”
  
      “没错,凤镯在百年前就出现过,只不过百年前出现了一位带有真命命格的皇后,与那位皇后刚好是一对,为此,百年前的那个朝代因为有凤镯的保佑,昌盛了百年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忘权大师在里头与洛云天侃侃而谈,颜西与萧正腾走在外面。
  
      “看着道貌岸然,说不定内心黑暗如墨”萧正腾远远的看着里头神神秘秘的两人,心里不爽。
  
  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”这个忘权是不是有问题,现在不得而知,她十分好奇,忘权到底会跟洛云天说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小妖,你靠近去听听,听听那个妖僧与殿下说些什么”颜西用意念与小妖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好的”小妖也想知道,那个人是不是个妖僧。
  
      “一看就不是个好人”
  
      “我看你也不像好人”颜西撇了撇嘴,总得来说,萧正腾此人长得太妖孽。
  
      萧正腾看着颜西,眼里闪过玩味,“你看着我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你要不是朕的妹妹,朕明天就把你带回凌云国去,让你看看,朕是不是个好人”眼前的这个人,不管是不是他的妹妹已经不重要,重要的是从她这里,可以看见他那个短命妹妹的影子。
  
      “钟夫人那里你打算怎么办”说起钟熙颜,颜西才想起,她娘还在钟一南的手里。
  
      “钟一南的那个暗室我知道在哪,她被软禁在里面,朕想把她救出来,直接带走”萧正腾的脸色不是很好,任谁看到亲生母亲在里头受着非人的待遇心里也不好受。
  
      “嗯,钟一南待她如此,简直禽兽不如”
  
      “有具体办法了吗?”
  
      “要你帮忙”
  
      “我能帮什么忙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们找个时间找钟一南叫出去,那个暗室只有钟一南一人知道,只要他不在家,钟府的那个守卫力量,朕根本不放在眼里”
  
      颜西嘘了口气。
  
      “这样也行”
  
      “不试试如何知道”
  
      “万一她不想跟你走呢”
  
      “她要是不想认朕,再说吧”他现在只想着怎么救她出来,其它的没想那么多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时候行动?”
  
      “今晚如何?”
  
      “今晚,会不会太急促了”颜西不觉得今晚会是一个好时机。
  
      “越早越好,再拖下去,朕怕会生变故”那个神秘人让钟一南在颜西与那个女人之间选择,依钟一南的性子,肯定会选择杀害颜西,不管是谁,颜西也好,那个女人也罢,他都要救,这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,他不会允许她们出事。
  
      “好”颜西点头,那里面的是她的生母,她一定会救。
  
      “救出她来了之后,你会跟朕一起走吗?”
  
      颜西眼神闪了闪,嘴上干笑“你就那么确定,我一定是你的妹妹”
  
      “是不是你心里最清楚”
  
      颜西语塞,是啊,她可以骗别人,她能骗得了自己吗?
  
      “娘娘,殿下请你和萧皇上过去”小喜子公公走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那个大师走了?”
  
      “走了,刚走”
  
      “那我们过去吧”颜西看了看萧正腾,看着他修长的影子,笑了,原来她的大哥长成这样子,颜刚是颜西的大哥,眼前这个才是与他流着一样的血的大哥。
  
      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,这是她自己的大哥,不是别人的,是属于体内这具灵魂。
  
      “这样看着我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那么诡异的事情你相信么?”
  
      “如果相信不相信它都存在,那朕选择相信”
  
      颜西看着蔚蓝的天,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,萧正腾能如此坦然。那云天呢,云天能不能如此坦然的接受这样的自己。
  
      “娘子”洛云天唤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颜西这才发现,不知何时,洛云天已经到了她的跟前。
  
      “他走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嗯”洛云天的神情凝重,一想到忘权说的那些话,他就感觉心里有什么压着一般,很难受。
  
      “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话了,你看他的脸色都差成什么样了”萧正腾随意的坐在一边,大宏朝会怎么样,他不关心,在这里,他只关心两个人的安危,那个暗室中的女人还有眼前这个女人。
  
      如果大宏朝正有什么霉运,他求之不得,或许,他也能从中分得一杯羹也难说。
  
      “说了些什么?”颜西很紧张。
  
      “他让我们把凤镯交给他,然后毁了凤镯,这样,也就没有凤镯现,天下劫一说,天下也就随之,他说,如果,凤镯如果不能吸食它主人血的话,就会另外寻找吃食,而那些乌疆之人所准备的脑髓,就是用来喂食凤镯的,凤镯食了那些脑髓,会变得强大,只要控制住了凤镯,就能天下无敌,要得到一个国家也如蘘中取物”
  
      这诱惑大不大,大的惊人。
  
      大到可以统一天下,能不诱人吗?
  
      “我没有答应,凤镯毕竟是你的,你做主,况且,他话里话外都是一个意思,就是让我们把凤镯拿出来,这中间肯定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”这才是让他疑惑的地方,为什么所有事情都指着凤镯而去。
  
      “他想干什么,肯定是想把凤镯占为已有罢了,你们不要相信他”萧正腾眼神中闪过凌厉“活脱脱一个妖僧,就你们还说他是什么大师,没安好心”
  
      “昨天的那个人,是不是忘权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,也不敢断言,如果凤镯果真是个劫,我们更不应该交出去”
  
  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”洛云天点点头,在他看来,今天这忘权不过是过来恐吓他的,实质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凤镯。
  
      “如此说来,这个妖僧大大的有问题,不如先把他的底探出来”一个妖僧在此危言耸听,肯定不安好心,这样的人,要是在他的地盘,他早就下旨杀了,危言耸听之人留这也是祸害。
  
      早晨起来,风和日丽,这样的天气,注定适合干点什么。
  
      尚书府内一片安静,尚书府外人影攒动,一个从皇宫而来的公公直进尚书府。
  
      “尚书大人,皇上说与你有要事相商,请你现在进宫一趟”
  
      钟一南不疑有他,换了一身官服就进宫去了。
  
      钟一南走后,萧正腾就进了钟一南书房的暗室,人都说白天救人风险大,不适合救人,可他偏偏不安常理做事,他相信,钟一南也绝对想不到,他们会在白天进去救人。
  
      萧正腾不费什么力气就进了暗室,真的是没有费一点力气,因为书房四周没有布置一点防卫力量,就好像深怕有第二个人知道房中的秘密一般,如此,也省去了不少麻烦。
  
      肖欢听见动静以为钟一南来了,眼睛看过来,发现是一个黑衣人,不由一怔。
  
      “不要怕,我是来救你的”黑衣人对她道。
  
      肖欢看着他,眼里都是意外“你是谁?”
  
      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,你现在可以出去了”
  
      出去,多么诱惑的两个字,她努力了十几年都想从这里出去,都是徒劳无功,没能从这里出去,这个黑衣人是谁,为什么要来救她,她在大宏朝无亲无故,是不可能有人知道她失踪了的,况且,她现在对外还是一个死人,一个死了十几年的人。
  
      “那我为什么要跟你走”
  
      “难道你不想出去,你想一辈子被人软禁在这里”
  
      “我虽然很想出去,如果出去意外着是一个痛苦的开始,我宁愿不出去”肖欢摇头,这个黑衣人为什么要救她,是不是想用她来威胁钟一南,还是有其它用处,她现在一点都不知道上。
  
      萧正腾见她软硬不吃,失了耐心,一把扯下脸上黑巾,露出他那张妖孽无比的脸,这张脸,与他已经过世的父皇有五分像。
  
      肖欢看着这张脸,脑海里懵了一下,这张脸和那个人真的是好像。
  
      “母亲,看见我张脸能不能让你想起点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你叫我什么?”肖欢的身子抖了抖了,这两个字是她在梦里都在想的声音,眼前的这个黑衣人当真是她的儿子吗?
  
      不可能的,她的儿子此刻应该在凌云国,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。
  
      “母亲,你吃苦了,朕费了千辛万苦才知道你在这里,你快跟我离开”现下不是多说的时候。
  
      肖欢摇了摇头,眼中有泪水有掉下来,语中不可置信“你当真是腾儿?”
  
      “母亲,朕就知道你还没死,朕来接你回家了,你快随朕离开”萧正腾眼中的目光也很复杂,更多的心疼,她的母亲,本应该高高在上,受世人推崇,没想到却被关在了这里,过着非人的生活。
  
      “腾儿,真的是你”怎么可能,对外而言,她已经是个死人,腾儿怎么可能找得到她。
  
      “母亲,没错,是朕,朕找你找的好辛苦,如今朕来了,朕来接你回家”
  
      肖欢的眼泪再也止不住,止不住的脸上流下,“腾儿,我的孩子,没想到母亲还能再见到你,你都这么大了,已经是一国之君了,我知道你平安无事就知足了”随即她摇摇头“腾儿,你走吧,你带不走我的,不是我不能离开,是我根本不能离开”
  
      他不知道钟一南每个月都会给她吃什么,但她知道,那些东西是救她命的东西,她的命是小,她是怕会因此给腾儿带来不必要的麻烦,反正对外她已经是个死人了,就让她一直死下去。
  
      “母亲,你不必担心,钟一南今天不在,朕已经让人引开他了,你现在跟我走,他永远不会再找到你了”她本该是高高在上的,怎么可以待在这里。
  
      这些年母亲受了多少苦,他根本无从得知,但是现在,他不会再让她过这种日子了。
  
      “腾儿,母亲见过过得好好的,心里也就安心了,不是母亲不想走,是母亲在这里还留有一丝愧疚,你同母异父的妹妹还在这里,母亲已经对不起她,不能再丢下她一个人在这里”肖欢摇了摇头再次拒绝。
  
      萧正腾默默的走到肖欢的跟前,用他宽大的手掌抺去她眼中的泪“母亲,朕还有一个妹妹吗”
  
      “嗯”
  
      “朕也会带妹妹一起离开的,所以母亲,你必须跟我离开”萧正腾突然对着肖欢的后劲处拍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肖欢正在伤感,突如其来的重击,让她浑身软绵绵的倒在萧正腾的怀里。
  
      “对不起,母亲,你必须你跟我离开,至于妹妹,你会见到她的”抱起肖欢朝着外面而去。
  
      而在外面,萧正腾一出了暗室,回到书房的时候,意外的发现,钟一南正佩戴长剑,冷气逼人的等着那里,一改平日的官服,今日的他一身铠甲,如同要上战场的将军一般。
  
      萧正腾看着钟一南眯起了眼睛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,想从我这里把人带走吗?”钟一南冷声的问道。
  
      萧正腾看着他,书房四周都有重兵把守,说明钟一南这一次是有备回来,他不是进宫了吗?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,难不成颜西她们没有拦住她。
  
      “钟大人,我还想问问,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会出现在你的暗室里,钟大人这里,莫非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”萧正腾勾唇。
  
      “凌云国的皇上出现在这里,才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吧,我要是把萧皇上今天出现在我尚书府的事情禀告给皇上,不知道皇上会怎么想”眼前的男子没有来得及蒙起黑巾,露出他那张妖孽的不可一世的脸庞,这个人他当然认识,凌云国的少年皇上。
  
      “把人放下,不然就不要怪我不客气,萧皇上若是在这里有什么损失,尚书府可是不用负责任的”
  
      “朕要是不放呢”不可一世的态度,手中抱着肖欢,就那样看着钟一南。
  
      “没想到萧皇上对她也有兴趣,她是你的什么人?”他知道她是凌云国人,当时她的穿着富贵无比,也知道她的出身定然不凡,他曾派人去查过,没有查出任何消息,他也就没去想了。
  
      现在看来,难不成是凌云国皇室的什么人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个你不必知道”
  
      “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”
  
      萧正腾勾唇“她不过是你一个不爱的女人,你如此折磨她,不如让她早点离开,这样不是最好”
  
      “她休想,这是她这辈子欠我的,休想离开我”钟一南变得挣狞起来“不管是放还是不放,今天你都休想离开这里”
  
      萧正腾在算着有几成逃出去的几率,光是钟一南一人,钟一南肯定不是他的对手,只是钟一南带了不少人过来。
  
      这些人一看就知道武功不弱,要逃出去只怕要费些功夫。
  
      “那就看看,朕今天能不能从这里出去”
  
      钟一南目如深海,他看着萧正腾笑了“来人啊,凌云国的皇上潜入我朝,潜入我尚书府,必定居心卜测,把他拿住交给皇上处理”钟一南似乎认准了萧正腾此刻的势单力薄,亮光闪闪的剑在萧正腾的跟前银光闪闪。
  
      “钟大人,你是想谋反吗,私自养了这么多将士,不知道被你们大宏朝的皇帝知道了会如何处置你”
  
      “这些都是皇上交给我管理的将士,是任由我安排的,再说,若是我把你交给皇上,皇上不但不怪罪于我,还会夸将于我”
  
      萧正腾眯着眼,他这次来大宏朝为了不引起大宏朝皇帝的注意,带的人不多,此次来尚书府救人,在外接应他的人也就他带来的那几个人,此时他们没有动静,有可能已经落在了钟一南的手里,二呢,有可能还在外面,等待情况再行动。
  
      正在思索间、手中的人儿动了一下,肖欢摸着脑袋,眼睛慢慢的睁开,她一睁开眼睛,看到的就是萧正腾那双略带邪魅的双眼,鼻子一酸,眼前的男子真的是她的儿子,没想到,一转眼她的儿子已经生得如此俊俏。
  
      “腾儿”肖欢唤了一句,语气很温柔,很柔软,很慈爱。
  
      萧正腾朝她笑笑。
  
      肖欢似乎没有注意到萧正腾对面的钟一南,也没查觉到这里的不对,伸出双手划过萧正腾的脸颊“腾儿,此生能够见到你,我也心满意足了”
  
      钟一南眼睛死死的看着肖欢的手摸着眼前这个少年皇上的脸,一双眼睛似是要喷出血来,这个语气,这个动作,肖欢何时对他这样过,让他一时间嫉妒的要疯狂起来。
  
      萧正腾同样温柔的看着肖欢。
  
      钟一南从腰中拔出剑,眼神嗜血,怒吼一声“萧正腾,快把你手中的女子放下”
  
      肖欢听到这个声音,身子明显抖了一下,她挣扎着要从萧正腾的怀中下来,抬起苍白的脸看着钟一南,如同母鸡护小鸡般张开双手护在萧正腾的前面“一南,你要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干什么?”钟一南冷哼“真看不出来,你一个人不人,鬼不鬼的半老徐娘,竟然喜欢像他这样的男不男女的女的男人”
  
      肖欢语一噎,不明白钟一南在说什么,“一南,你在说什么,我怎么听不懂”
  
      “怪不得一直想离开我,原来是嫌我老了,你要喜欢年轻的你早说啊,说不定我早就放你离开了”钟一南满腔的怒火,刚刚那双纤细的手停留在萧正腾手上的那一刻,他杀人的心都有了。
  
      萧正腾却笑了,“钟大人的确是老了,怎么能与我朕相比”
  
      “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”钟一南怒火中烧,这个少年皇上凭什么说他已经老了。
  
      “钟大人有时间还是照照镜子吧,看看就知道到底老不老”
  
      钟一南不理会他,只是双眼看着肖欢,轻轻道“欢欢,过来”
  
      肖欢看看肖正腾又看看钟一南,眉头紧的能夹死一只苍蝇。
  
      萧正腾却不给肖欢思考的机会,一把把她拉到了跟前“今天朕必须我把她带走,此事就算是告诉你们皇上,相信你们皇上也会让她跟我走的”
  
      钟一南才没有那么傻,会把这事捅破,广而告之。
  
      “欢欢,过来”
  
      “不要过去”
  
      “欢欢,你忘了吗,你答应过我,不再离开的”
  
      肖欢动了动嘴。
  
      “不要过去,难道你还想过这种暗无天日的生活,离开他,是你最好的选择”
  
      钟一南怒视着萧正腾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  
      这句话不是问他的身份,是问他与肖欢是什么关系,是肖欢的什么人?
  
      “无可奉告”
  
      “欢欢,你说,他是什么人?”钟一南转而问向肖欢。
  
      这个少年的年龄,说是情人肯定不是,肖欢动了动没有血色的双唇,神情无助“一南,我留下就是,请你不要为难他”
  
      “如此护着他,不惜向我求情,还真是头一回,让我猜猜,看他的样子,不会你与某位奷夫所生的儿子吧”钟一南语气酸溜溜。
  
      萧正腾浑身散发出冷气“钟一南,你知道她是谁吗?”
  
      “我不管她是谁,我只知道,她是我的妻子,生是我的人,死是我的鬼”她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她现在是他的人。
  
      萧正腾冷哼一声“那可不见得”
  
      “欢欢,过来”
  
      肖欢的双脚不由自主的朝他走去,萧正腾拉着她“你今天要是过去了,不要怪我以后都不认你”
  
      肖欢的脚步顿住。
  
      “肖欢,过来,你过来,我就留他一命,你要跟他走,我立即就要了他的命,相信你也舍不得吧”
  
      “钟一南”肖欢实在是受不了了“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,我自问从来没有对不起你,只是想回到属于我的地方,你为什么一直不肯放我走”
  
      “不可能,这一生都不可能”钟一南冷哼“把凌云国的皇上给我抓起来,我要把他带到皇上的跟前去”
  
      “不要”肖欢拦在萧正腾的前面“你要是敢伤害他一根毫毛,我这辈子都不会原凉你”
  
      “这么护着他,他不会真的是你与某人奷夫所生的孩子吧”心里的感觉越来越强烈,或许她们就是母子,心里却不敢去想,那个奷夫会是谁。
  
      “没错,他是我的儿子,但请你不要侮辱他,他是堂堂正正的凌云国皇室血脉”
  
      “你是凌云国那个生了孩子就消失不见的贵妃?”钟一南对于凌云国皇室的关系还是有些了解的。
  
      “你即然都知道,那就允许朕带她回去”
  
      “如此,就更不能放你们走了,说吧,你们来我大宏朝到底想干什么,特别是你,是不是故意接近我的,然后好为你们凌云国窃取情报”钟一南的话说得极为刻薄。
  
      萧正腾不想再与钟一南纠缠下去,在他看来,钟一南在她母后跟前,就是个十足十的疯子,没有道理可讲。
  
      他如鹰般的双眼扫过四周,想着如何杀出去,眼色一勾,看着钟一南笑了。
  
      “你在后面跟着我”他对着肖欢轻轻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肖欢不知道他想干什么,碍于是他说的,只好照做。
  
      萧正腾一个疾步一把走到了钟一南的后面,抢过钟一南手中的剑对着钟一南的劲脖子处“钟大人,放我们走”语气冷咧。
  
      钟一南没有想到萧正腾的动作如此之快,快到他没有反应过来,心里暗暗称奇,这个萧正腾的武功这是有多高。
  
      “你带走她也没有用,她没有我手中的药,不出两日就会死去,你要是愿意看着她死去,你就带她离开吧”钟一南说得铁定笃笃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药来,拿过来,要不然,你知道后果”萧正腾加大了手中的力气。
  
      “要么把人放下,今日之事我不计较,要不你就带走她,等着她魂归西天”钟一南面不改色,脸上没有一丝害怕和紧张。
  
      “腾儿,放了我,你走吧,我不想让你为难”肖欢说道。
  
      她现在这个样子,能去哪里,回凌云国,只怕回到了凌云国,只会给腾儿带来无限的麻烦。
  
      她之前想离开这里,就是想回去看看她的儿子,如今儿子也见着了,心里只剩下对女儿愧疚,所以,她要留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太子殿下到”萧正腾动了动嘴,心中不知如何决定。
  
      钟一南的话里真真假假,无从知道,在还不知道母后身上什么东西之前,要不要离开,万一钟一南说的是真的,那当如何,萧正腾正想着,就听见太子洛云天来了。
  
      嘴唇勾了勾,这两人来得倒是及时,再来晚点,保不齐他就会要了这钟一南的性命。
  
      洛云天与颜西两人一同来的,洛云天的人回来与他说,说是钟一南并没有进宫,他们一听就立马赶过来。
  
      洛云天与颜西一进来,看到就是这样一副场景,肖欢拉着萧正腾的衣服站在他的身后,萧正腾用剑挟持着钟一南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”洛云天沉着脸,看着这到屋的架势。
  
      “太子殿下,朕还想问问你呢,你们大宏朝的尚书府为什么要藏我凌云国的贵妃在此,到底有什么目的”
  
      洛云天蹙眉,眼神不解的问着钟一南“钟大人,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,她当真是凌云国的贵妃,缘何会出现在这里”
  
      洛云天的话一出,直问核心。
  
      钟一南面露愤色“殿下明查,这女子明明是我府中丫环,怎么可能会是凌云国的贵妃”
  
      果真是那个失踪了贵妃,呵~
  
      “丫环,不知道这丫环惹了钟大人哪里不高兴,需要把人用铁链绑住藏在书房的暗室,这暗室有人住在里面,只的这钟府的人都不知道吧,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钟大人心思不纯,另有目的,太子殿下正好在这里,依朕看,这样的人,就不该守着如此高位”
  
      兵部尚书,权力如同将军,掌握军中银饷不说,还掌握着军中一切物需的采办。
  
      “说她是你们凌云国贵妃,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”
  
      “证明?”萧正腾冷笑“就凭她是我的母亲,这一点够不够?”
  
      证明,他的存在就是最好的证明,不需要多说其它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说,她是你的母亲?”颜西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自然”
  
      “可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钟一南冷哼一声“还请萧皇上好好说清楚,若不然,我就把你们两个都交给皇上以尖细处置”
  
      凌云国的贵妃,却出现在他家里。
  
      好讽刺,怪不得钟府留得住她的人却留不住她的心,原来是想回去继续做她高高在上的贵妃。
  
      一想到这里,钟一南又怒了“就算是你们凌云国的贵妃又如何,我当年救她回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,现在的她,是我钟府的人,不是你们凌云国的人,这个事下官还请殿下做主”
  
      事到如今,一切都是空话,留住人才是硬道理,洛云天盯着肖欢。
  
      看着她的眼眸深处,似是想看看她心里到底是如何想的,她的眼眸很冷情,就像没有任何感情一样。
  
      “钟大人,这个事事关两国的关系,还是要妥善处置为好,不如让本宫先把这女子带走,等查清出一切,本宫自然会给你和萧皇上一个交待”
  
      “殿下,不管她是什么人,哪里人,在我救她的那一刻,她就跟以前的身份已经脱离,殿下明察”
  
      “钟大人,放心,本宫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的”
  
      钟一南看着肖欢,终究是什么也没说,如果洛云天不来,他可以强行留下她。
  
      现在洛云天在这里,他行事一切都要变得小心,想起那个神秘人的话,钟一南的目光突然转到颜西的身上。
  
      那个人说,眼前的这个女子除了身体不是熙颜的,灵魂是熙颜的。
  
      只要把她杀了,肖欢的魂魄才能完整,一个是他不疼爱的女儿,一个是一心想离开他的女人,他到底该怎么选。
  
      如果他们两人之间只能活一个,目光陡然变深,双手握成拳。
  
      也许。
  
      “选择吧,只要你杀了她,你心爱的女人就能一心一意的爱你了,动手吧”耳边出现一种低低的声音,似呻吟,似吟唱。
  
      “即然太子殿下如此说,那就依殿下所言,萧皇上可以放开了我了吗?”
  
      萧正腾微眯着眼洛云天,在想洛云天会如何处理这件事。
  
      “希望洛太子能给朕一个满意的交待”萧正腾一把松开了钟一南,得到自由的钟一南,像失去意识一般,拔起双剑就朝颜西刺去。
  
      他现在只想一件事,杀了颜西,毁了她的魂魄,如此,肖欢的魂魄才能完整。
  
      这一刻,他忘了,这个叫颜西的人,她的身上正住着他女儿的魂魄,杀了她,就等于是他自己亲手杀死他自己的女儿。
  
      都道虎毒不食子,钟一南对自己的女儿都能下得去手,这是怎样的一种冷情。
  
      刺向颜西的时候,没有眨一下眼,那种势在必得的眼神,就似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。
  
      “不要”肖欢看着钟一南的举动,脸上露出害怕,她推了颜西一把,自己迎向钟一南的剑心,钟一南没有料到肖欢会突然冲出来。
  
      他的剑想收回已经来不及。
  
      “不”眼看就看刺向肖欢的心脏位置,钟一南痛苦的闭上了眼睛。
  
      一股内力冲过来,让他的身形朝另外一边移去,只是已经迟了,他的剑心还是刺向了肖欢的身上,偏了许多,刺在了右肩膀臂上。
  
      “欢欢”连带着钟一南也飞了出,飞出去的时候眼里有不可置信,更多的是痛苦。
  
      “不要杀她,要杀就杀我好了”肖欢对着钟一南飞出去的身形,苍白的双唇勾了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”颜西不明白肖欢为什么会救下自己。
  
      “钟大人无缘无故刺杀太子妃,把钟大人押起来”洛云天双眼冰寒的看着钟一南,这个钟一南,竟敢刺杀小颜,是谁给他的胆子。
  
      敢伤害小颜的人都得该死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抓不到我的”钟一南仰空苦笑“欢欢,等着我,等着我来救你”钟一南一个起身,一个黑衣人落下,几乎是眨眼的功夫消失在他们的跟前。
  
      洛云天的皱眉,萧正腾更是眉头夹紧,刚刚的一幕真是太诡异了。
  
      “云天,快叫大夫来,这位夫人流了好多血”颜西叫道,声音是她自己都察觉不了的紧张。
  
      “路九,快去请太医”
  
      刚刚对着钟一南打出去的那股内力就是他打出去的,钟一南的武功比他想的要高,竟然没有让他如何、
  
      该死,他竟然还有同党来救走了他,钟一南到底是什么人,那黑衣人又是什么人,为什么要杀小颜。
  
      难不成钟一南又是冲着小颜身上的凤镯而来。
  
      肖欢任由他们为自己包扎。
  
      “母亲,你怎么样”萧正腾握住肖欢的手。
  
      “腾儿”肖欢扯出一个微笑“母亲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妹妹”
  
      颜西有些动容,她口中的妹妹说得就是她吧。
  
      “母亲,朕知道妹妹的死让你愧疚无比,母亲,也许妹妹还没有死,正在某处看着我们呢,所以,母亲,你一定要好好的,看着朕与妹妹成亲生子”
  
      “太医来了,先让太医给好把脉吧”
  
      方太医蹲下身搭上肖欢脉搏的那一瞬间,吓的身子一抖,眼睛睁的老大。
  
      怎么可能,这个女子的脉象虚弱无比,按理说,这样的脉象可能早就死了,她为什么能活到现在。
  
      “太医,怎么样,要不要紧”颜西急切的问着。
  
      方太医回过神,检查肖欢的伤势“伤口不深,包扎一下就好”
  
      “那就劳烦太医了”只要人没事就好。
  
      把肖欢包扎好,洛云天让人把肖欢带回了太子府。
  
      至于尚书府,因为钟一南突然消失不见,已然乱成了一锅粥。
  
      “娘娘”太医还是叫住了颜西“有个事,下官觉得还有必要告知娘娘”
  
      颜西以为太医是要跟她说肖欢的事情“是不是伤口会引起感染”
  
      方太医摇了摇头“不是这个,是那个夫人的脉搏很虚弱,说实话,我行医一生,从来同有见过这样的脉搏之人,如果不是见她还活着,下官都要以为,她快要死了”
  
      “是不是因为受了伤所致”
  
      “不太像,依下官看,她这个样子已经好久了,到底有多久,下官一时也探不出来”
  
      “那能改变吗”
  
      “恕下官无能”
  
      “本宫知道了,你下去吧,按时过来给她换药”
  
      “是”方太医带着满腔疑惑离去。
  
      萧正腾正守在床边,肖欢已经昏了过去,苍白的脸,陷进去的双眼,此刻双眼紧闭,如同随时会离开人世一般。
  
      颜西看到这个样子的肖欢,吓了一跳。
  
      “她这个样子没事吧”
  
      “不太清楚,钟一南说,离开了某种东西,她活不过两天,如果在两天之内找不出原因,只怕”萧正腾叹了口气。
  
  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,钟一南两天之内肯定会再来一次”钟一南对于肖欢,心里也有一种很深的招执念,这种执念很深,很深。
  
      深到可以为她去做任何事
  
      她有深深的预感,钟一南一定还会再来,这一次,他誓必还会要她的性命,也誓必会带走肖欢。
  
      “不管钟一南想干什么,这一次我一定不会让他伤害你”洛云天脸上无恨懊恼,如果不是肖欢,此刻躺在床上的人就是小颜。
  
      一想到小颜要受如此痛苦,他的心里就很不好受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放过他吧”肖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来“他只是爱我太深”
  
      “母亲,他对你如此,你还为他说话”萧正腾不解,最希望他死的人不应该是他的母亲吗?
  
      肖欢摇头“我尽管很想离开他,却从来没有想到要让他死,要错就错在,我们就不应该认识,当年我生产之后,本以为已经死了,却发现没有死,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让我活了下来,是我欠他太多”肖欢顿了顿“腾儿,如果留下能让他的执念散去,母要想留下来,你不会怪母亲吧”“母亲,你又何必”
  
      “你不懂,当年若非他,母亲也许早已死了”
  
      “夫人,你即然不爱他,为什么要留下”
  
      “是我想错了,我以为我离开就没事,现在看来,一个人的爱有的时候能成全一个人,也能毁了一个人,他是个好人,我不想因为我的离开让他陷入无尽深渊”她的爱早就给了另外一个男人,那就是萧正腾的父皇。
  
      颜西沉默,只怕一切都已太晚了,钟一南的消失,是不是意味着神秘人会有所行动了。
  
      “母亲,你好好养伤吧,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”
  
      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钟一南在我身上用了巫术,他每隔两人就会让我吃下一颗药丸,他曾经说过,那种药丸不能断,一旦断了,他的所有努力就白费了”
  
      肖欢说完就闭上眼睡了,萧正腾,洛云天,颜西退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你怎么看”
  
      “加强戒备,钟一南什么时候都能过来”
  
      “不是这个,巫术之术,如果两天之内我们想不到办法,怎么办”
  
      萧正腾看着颜西。“你想说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心里好乱,让我理理,也许能想到办法也不一定”
  
      “那就等等看吧”
  
      颜西与洛云天回了房,颜西直直的躺在床上,睁大着双眼,看着头上房梁,心如乱麻。
  
      “娘子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”洛云天坐在她的旁边。
  
      颜西突然坐了起来“相公……”欲言又止。
  
      “是不是那个女人事情让你烦心了”洛云天摸了摸她的脸,从来没有看过她如此烦燥。
  
      颜西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这次如此轻易的就带走了她,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今天带走肖欢会不会太容易了些。
  
      “你在怀疑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也许这后面有更大的阴谋在等着我们”
  
      洛云天锁着眉“不要想了,一切有我呢,好好的睡一觉”洛云天下着命令。
  
      “我睡不着,一躺下就是肖欢那张苍白的脸,方太医说,她的脉搏虚弱,这样的脉搏,早就已经死了,她却活着”
  
      “你是说,钟一南与人进行了某种不为人知的交易”洛云天邹眉。
  
      颜西点头“还有我奶奶吃的那种东西,这些东西都从哪里来?”
  
      洛云天越听表情越凝重。
  
      这么多诡异的事情加在一起,到底在暗示着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主人,主人”小妖在空间里叫她。
  
      她看了洛云天一眼,不明白小妖这个时候叫她有什么事。
  
      “相公,睡不着,想看会书,你能去书房帮我取本书过来吗?”
  
      “想看什么书?”
  
      “随便拿个什么野传什么的都行,消遣那种的就行”颜西想也没想。
  
      洛云天勾唇,意味不明的看了颜西一眼“如此正好,正好有一本书,非常适合我们看的,我这就去拿过来”
  
      “嗯”颜西没有意会他话里的意思,只想他快点离开,想要知道小妖叫她到底有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小妖,什么事?”洛云天一走,颜西就开始回应。
  
      “主人,凤镯似乎有异样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异样”颜西磳的一下站了直来,想进空间,又怕洛云天会突然进来。
  
      “她似乎在找出路,满空间的乱跑,我与空空想抓住她,根本抓不住她”小妖非常懊恼。
  
      颜西顾不得许多,一下子就进了空间,一进去,就听见耳边嗖的一声过去了什么东西。
  
      她双手一抓,落空,颜西看着在空中飞舞的镯子,双眼闪烁,对着自己的手腕处咬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血腥味蔓延开来,漂荡在空气当中。
  
      “主人”小妖与空空不解。
  
      “没事,它只是太久没有吃食,饿了”说完间,镯子已经飞了过来,颜西拿起它,让它在流血的地方吸食。
  
      空空与小妖别过脸。
  
      天啊,这个镯子即然要食血,好恐怖,万一把主人的血都食光了怎么办
  
      “娘子”洛云天推开门,没有看见颜西的身影,四下寻找着。
  
      颜西听到声音,心里一惊,套起镯子出了空间,她站在门口,嘴色含笑的看着洛云天“我到外面透口气”
  
      “过来,我陪你一起看会书”洛云天不疑有她,亮了亮手中的书籍,一脸的亮光。
  
      颜西错愕,不过是看本书,洛云天有必要如此兴奋。
  
      “嗯”颜西轻轻的走过去,她接过洛云天手中的书,在榻上看了起来,洛云天上来把她抱在怀时,一起与她看着。
  
      颜西看着书名,突然明白洛云天眼里的亮光是什么意思了。
  
      这个男人,让她说什么好。
  
      “你就让我看这个”颜西胀红着脸,这个是什么,闺房的二十四式。
  
      “反正我也无聊,就一起看看”洛云天脸不改色。
  
      颜西红着脸翻开第一页,看着上面的男男女女,有种要钻地洞的错觉“不看了,还给你”
  
      “不是你说要看什么野传的,我觉得这个正好,就拿过来了”洛云天嘴里钳着笑。
  
      “等下次我与你一起看可好,现在大白天,看这个我心里别扭”大白天,小两口躲在床上看小黄书,一个太子妃,一个当朝太子,这要传出去,要如何是好。
  
      “好,依你”洛云天看着颜西害羞的神色,心里一种荡漾,收起颜西手中的书“晚上来看,我们现在来活动活动如何,什么都不要想”
  
      想办法,只要每次拥她入怀,总能轻易的挑起他心里的那只小野兽。
  
      “不要,现在白天呢”多难为情。
  
      “怕什么”洛云天的嘴已经亲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殿下”门外传来小喜子的声音。
  
      洛云天的俊眉一沉,很是不悦“什么事?”
  
      “殿下,颜府刚刚来人说,说是娘娘的奶奶身体病了,想娘娘回去一趟”
  
      颜西立马坐了起来“奶奶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奴才也不清楚,只说娘娘的奶奶病了,病得不轻,让娘娘回去一趟”刚刚颜府那人也没细说,只说李氏病重,想见颜西一面。
  
      颜西起身,洛云天浑身的热情也如同浇了一盆冷水下去。
  
      “走,我陪你一起回去看看”
  
      “嗯”两人相互帮对方整理衣服,颜西的手突然停了“之前,我觉得奶奶也没什么不对劲,可是自从知道奶奶半夜起来吃那个东西后,我看见奶奶就会想起那个血腥的瓶子,此次奶奶生病,不知道是不是计”
  
      不是她多疑,是她不得不这么想,她昨天回的颜家,看见李氏精神都很好。
  
      不过是一夜过来,就接到李氏病重的消息,不得不让她多想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怀疑奶奶的病是那神秘人在背后操纵”
  
      “一切等回去之后再看”颜西点头“你过来,我有点事要与你说一声”
  
      洛云天附身过去,颜西小身的在他耳边说着什么,洛云天没有跟着颜西回颜府,颜西坐着马车自己回去的。
  
      “小姐,老太太昨天身体都好好的,怎么一夜过来就病重了呢”紫红在马车上托着腮看着外面,觉得奇怪。
  
      “奶奶的身体本来就不好,再加上年纪又大了,现在天气又冷,可能是什么时候受寒才导致的”
  
      “奴婢觉得,老太太来京城之后红光满面的,没觉得她身体不好,不过小姐说得也是,老太太毕竟上了年纪,不比我们年轻人的身体,希望老太太快些好起来才好”
  
      “可不是”颜西叹了口气“奶奶一辈子过来也不容易,现在日子好了,一定要好好享几天清福才行”
  
      “老太太吉人天相,一定会没事的”紫红不再言语,到底如何,一会看了便知。
  
      “小姐,听说蒋小姐与贡公子婚后恩爱有加呢”紫红想起打听来的消息,与颜西说着。
  
      “贡公子是个良人,蒋姐姐能嫁给贡公子,也算是她的缘份了”两人一直避开不见,你不主动,我也不主动,奈何,还是想去关心对方过得如何。
  
      “只要她不要想着再来伤害小姐就好”紫红实话实说。
  
      现在看着挺好的,谁晓得后面会不会翻脸。
  
      “你啊”颜西无奈。
  
      “娘妨,到了”紫红跳下马车,掀开帘子。
  
      颜西一下马车,秀儿就跑了过来“娘娘,你可回来了,夫人吩咐一早吩咐我在这等着了,说是娘娘你来之后直接把你领到老太太的房里去”
  
      “请过太医了吗?”颜西加快脚步朝李氏的房里去。
  
      “太医正在老太太的屋里呢,老爷夫人人,大伯,还有三叔一家也在”秀儿说了具体的况。
  
      颜西眉毛弯了一下“奶奶的病情很严重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早上起来之后,老太太在床上突然昏迷不醒,怎么叫都叫不醒,叫来太医,太医也诊断不出来是什么情况,老爷与夫人一时没了注意,只好让人去叫娘娘你过来,看看老太太这到底是什么是情况”秀儿把情况大概说了一番。
  
      昏迷不醒,这么严重?心下一惊,不会是自己拿了奶奶的那个瓶子后,奶奶晚上没有吃到瓶子里的东西,就昏迷不醒了吧,心里越想觉得越有这个可能。
  
      “老爷,夫人,娘娘来了”
  
      颜二生与胡氏正站在床前,看着太医在床前为李氏把着脉,听见秀儿的声音,喜出望外“娘,你可来了,你奶奶她突然昏迷不醒,连太医也诊断不出来是怎么回事”在胡氏的心里,颜西就是她的主心骨一般,李氏出了事,家里没有谁能拿个主意,只能把颜西请回来想主意。
  
      “娘,你不要着急”颜西轻轻的拍了拍胡氏的肩膀,目光看向太医“太医,我奶奶的情况怎么样”
  
      “回娘娘”太医姓周,太子妃娘娘站在跟前,周太医的脑门上冷汗直冒,不是他无能,是老太太的脉象的确诡异,他竟察不出来任何东西“恕下官无能,竟察不出老太太身上有任何异样,望娘娘治罪”周太医脑袋磕在地上,他并不知道这位新太子妃的秉性脾气,言语行为什么的都十分小心,深怕会惹恼这位太子妃,招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  
      “此话怎讲”颜西美目流转。
  
      “老太太的脉象一切平稳,从脉象上来看,老太太的身体并无大碍,恕周某才疏学浅,真的找不出老太太昏迷不醒的缘由”周太医把了半天脉,真的找不出原因。
  
      “娘娘,要是这人真没什么本事,不如换个太医过来瞧瞧,无缘无故的怎么可能会昏迷不醒,定然是哪里不舒服的”何氏看了那一眼什么太医一眼,还是太医呢,看个这么简单的病都看不了,她要是娘娘,一准让人削了他的头衔,让他从哪来回哪里去。
  
      庸医一个,这不耽误事嘛。
  
      “要你多嘴”颜小山扯了一把何氏,何氏撇了撇嘴。
  
      这庸医不会看病,这是事实,不会看病还不人说啊,什么道理。
  
      “不用去叫太医了,紫红,拿着我的令牌去铺子里叫个大夫过来”
  
      “是”紫红接过牌子,走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周太医直接被忽视了,难不成在娘娘的眼里,他一个太医还比不上市井上的坐诊大夫,也不说话,静静的候在一边,想看看娘娘从市井小店里请的大夫是如何为人看病的。
  
      他自问在太医院医术精湛,他都看不出来,那些小药馆里的大夫能看出来,太子妃娘娘是太小看他,还是高看了外面的那些。
  
      “奶奶,奶奶”颜西走到床前,轻轻的唤出声。
  
      李氏没有回应,陷入深度的睡眠当中。
  
      “没有用的,我们都叫了她一个早上了,她愣是半点反应都没有,若是她的气息还在,我都要以为她已经去了”老颜头老泪纵横,不过是一个晚上的事情,起来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。
  
      “爷爷,奶奶定不会有事的”颜松见老颜头看着李氏落泪,在一旁劝着。
  
      “大哥,你扶爷爷去那边坐会吧”爷爷现在的情绪也很差,多留在这里不宜。
  
      “爷爷,我们去那边喝口水吧,娘娘在这里,奶奶一定会没事的”颜松扶着老颜头离开。
  
      老颜头捂着脸离开。
  
      不一会,紫红匆匆领着两个人进来,一个是中年汉子,一个是个老头,脸上长满花白胡子,胡子一翘一翘的。
  
      “娘娘,这位老人家正巧在咱们店里购买药材,听见老太太的症状也想进来观看一二,奴婢自主做张把他也带了进来,娘娘恕罪”
  
      “没事,我奶奶突然间昏迷过去,怎么叫也叫不醒,劳烦二位帮忙看看,看看到底怎么回事?”颜西眼露恳求的看着他们。
  
      中年汉子先上前,把了一会,先是吃惊,后是疑惑,再然后是摇头,他自认为是自生堂医术最好的大夫,竟也查不出这位老太太的病因,如何不让他吃惊。
  
      “恕草已无能,草民探不出”中年汉子摇头,好奇怪。
  
      老者双眼笑眯眯的上前,他把的在李氏的右手边搭了一会,继而胸有成竹“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老太太是丢了魂,所以才会如此”
  
      “丢魂?”周太医和那位中年汉子下巴一掉,这样也行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”老者点了点头“脉象平稳,意识全无,这就是没了魂的症状”
  
      周太医看着老太太,丢魂,没想到世间真的有人能把魂丢了,中年汉子也等着听老者的进一步解说。
  
      “老先生,那应当如何才能把我奶奶的魂叫回来呢”颜西心里一惊,丢魂,难道真是因为她拿了奶奶的瓶子,所以奶奶才会变成这个样子。
  
      那现在怎么办,难道还要让奶奶吃回那个东西去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个事说简单也简单,说复杂也复杂”老者叹了口气“传闻,九隆寺有位法师的法术一流,或许可以请他来为老太太施展法术,还有一种方法便是,用安魂草掺和桃树枝,熬汤给老太太喝下去,或许能把老太太的魂招回来”
  
      “哪里有安魂草”颜西问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个老朽就不知道了,只是知道安魂草喜食血,一不小心还会被它伤了性命,你们还是去请法师吧”老者并不赞同去寻找安魂草,难度大不说,还危险。
  
      “九隆寺的法师”颜西眯眼,这一切的一切果真跟那位法师有关系吗。
  
      “多谢先生”颜西谢过几位大夫,看着床上的李氏,心里不知道要不要去请忘权大师。
  
      坐了一会,她站了起来,紫红看着她“娘娘”
  
      “走,我们去九隆寺,请忘权大师在府里做法”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,她总得找机会会这个忘权,看他到底是何路神仙。
  
      “娘娘,老太太好好的怎么就会没了魂呢”紫红听着有些害怕,听说人只有有极度惊吓或者害怕的时候,才会被吓破魂。
  
      老太太莫不是受到了什么天大的惊吓,这才吓没了魂,这也太恐怖了些吧。
  
      “我也想知道”颜西头疼。
  
      “娘娘一个人前去,也不知道能不能请得动忘权大师,听说皇上见了大师都还要敬之三分呢”
  
      “这么厉害”颜西一怔。
  
      “妹妹,我和你一起去吧”颜刚追了上来,他的神情都是凝重,心中想来也是焦急不已。
  
      “嗯”颜西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妹妹可知那忘权大师是什么人?”马车上,颜刚说起忘权。
  
      “莫非大哥知道?”
  
      “我也只知道一点,还是师傅他说了一句”
  
      颜西等着颜刚说下去,没有插话。
  
      “听说大师某个神秘家族的后人,因为看破红尘,所以入了空门,加上他法术高强,很快就得到皇上高看”
  
      听颜刚说起蒋国栋,颜西才想起,对啊,蒋国栋是师傅的徒弟,她也是啊,她差点把他给忘了。
  
      “大哥,你师傅现在在京城吗”上次听洛云天说,好像蒋国栋要留下来帮她们还是怎么。
  
      “在啊,听说要住一阵再走了”
  
      “紫红,让车夫掉头,我们现在去一趟蒋府”蒋国栋是师傅的关门弟子,或许他知道什么也不一定。
  
      颜刚摸不着头脑,好好的,妹妹怎么又要去蒋府了。
  
      “娘娘,你莫不是想让师傅出现去请大师吧”
  
      “大师不卖我这个太子妃的面子,或许会卖几分面子给你师傅也不一定”颜西勾唇。
  
      颜刚看着颜西,心里感慨万千。
  
      当年那个软弱无助的姑娘一去不复返,现在这个姑娘,凡事都极有主见,处处隐隐显着她母仪天下的气质。
  
      他为这样的妹妹感到自豪,蒋国栋被颜西叫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蒋公子,上来吧”颜西示意蒋国栋上马车。
  
      蒋国栋看了看里头,见颜刚也在里面,不假思索的就跳了进去。
  
      “师傅”别看颜刚与蒋国栋的年龄相差不大,颜刚回回见到蒋国栋就倍感压力。
  
      蒋国栋点了点头“我们现在去哪里?”
  
      “去九隆寺”
  
      “九隆寺?”
  
      “对,我奶奶走了魂,想请九隆寺的得道高僧为奶奶想想法子”
  
      蒋国栋抿着唇“那就去看看”
  
      蒋国栋什么也没问,想来是知道些什么的?三人下了马车,说明了来意,一名小沙弥引着他们往里走去。
  
      九隆寺是皇家寺院,普通的百姓并不能够进来这里,除非是开放日会特别热闹,平时这里都是清静的很。
  
      “主持请你们进去”小少弥对着他们双手合十。
  
      颜西,颜刚,还有蒋国栋走了进去,与颜西那天看到的人一样,眼前的忘权一身仙骨,清风漂逸,脸上慈爱慈祥。
  
      “见过大师”颜西微微与忘权问候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“太子妃不必客气,三位请坐”忘权似乎一点都不意外三人的到来。
  
      “此次前来,是有一事想麻烦大师,希望大师能够出面救救我家奶奶”颜刚语气中带着谦卑“世人都道大师法术无边,我家奶奶于昨晚不知什么原因突然走了魂,怎么叫都叫不回来,知道大师可有办法”颜西直入主题。
  
      忘权闻言脸上还是刚刚笑咪咪的神情“三位是不是误会了什么,这招人魂魄的事,好像是巫师的事吧”
  
      也就是说要用巫术来解决。
  
      “救人一命胜过七级浮屠,大师,不会眼睁睁看着人不救吧”颜西眯着眼。
  
      “太子妃这话言重了,若是能救,老纳自然会救,听说雪山老人的修为高深,他的弟子自然也差不了,太子妃不如请雪山老人的弟子前去一试,或许会有什么结果”忘权知道蒋国栋,看来这个忘权的确是个不简单的。
  
      “大师,如果我没有猜错,大师是来巫族的人吧,相信大师一定会有办法的”巫族,这在现在是个神秘的存在,相传巫族里面存在很多巫术,是那些小巫师所望尘莫及的,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,五六十年前,巫族一夜之间从世间消失了,世间再也没有那个让人仰望的神族。
  
      忘权的脸上的表情有所变动,变得有些幽暗。
  
      “大师不要惊讶,我不过是无意中看过一些零散的传记猜出来的,只想请大师前为奶奶做法,别无他意”颜西似是感受到了他的变化。
  
      如果刚刚还只是试探,现在,她能够明确的确定忘权的确出自巫族,那个以巫术征服世间的神秘家族。
  
      她为什么有知道,那就得益于小妖给他的那本书,那本书上记载了很多世间稀奇古怪,闻所未闻的事,而上面无不例外,都提到了两个字,巫术。
  
      她为此还专门看了一些有关哪个神秘家族巫族的传记,虽然少,却也够了。
  
      “太子妃知道的可真不少”忘权突然笑了起来“即然太子妃邀请,老纳随太子妃前去一看就,不过太子妃有一点可错了,老纳并非是巫族之人,这话还请太子妃不要再说,免得让圣上误会”
  
      谁也不知道巫族为什么会在一夜之间消失不见,也不知道当年的巫族发生了什么,就跟这世间,从来没有存在过这个族一样。
  
      “那就有劳大师了”
  
      巫族?蒋国栋心里一个激灵,颜西为什么知道的这样多。
  
      他刚刚只说忘权是来自某个神秘家族,没想到她这么快就猜出来是巫族。
  
      如果是巫族的一话,或者这世间真的一场有场浩劫即将来临,心里决定,等颜家的事一结束,他立马通知师傅,告诉他现在京城里的一切。
  
      “大师,这个就是我的奶奶,太医他们都诊断不出她出了什么事,只能模糊的判定为走魂,还望大师相助,助我奶奶的魂早日回到她的身上”颜西请来了忘权,此刻忘权就坐在李氏的跟前,一比眸子扫着她。
  
      这个人的确是走魂不错,却不是因为别的,是因为没有按时服用一种药物,这种药物,是巫师用来控制其灵魂的一种,一旦断了,如果她的灵魂不能回来,这个人就基本跟死了差不多。
  
      看来,颜府是有人发现了她的秘密,并把她的东西拿走了。
  
      “昨晚,这府里发生了什么吗?”忘权轻轻的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也不知道,只知道早上起来想叫娘吃早饭,却发生娘睡得死死的,怎么叫都叫醒”胡氏回忆着。
  
      “让爹来吧,或许爹能说点什么”老两口睡在一起,昨晚有什么异样,老颜头多多少少能知道一些。
  
      老颜头的情绪还是不太好。
  
      “老伴昨晚还是跟往常一夜,半夜起来蹲茅房,唯一奇怪的地方,就是她昨晚一下子就回来了,身上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,而且嘴里还在重复着一句话”老颜头先前觉得没什么,现在想来,老伴昨天晚上的行来的确与往常不太一样了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话?”颜西似乎猜测到了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一直说奇怪,怎么就不见了呢,当时我睡得正迷糊,也没细想,也不知道她昨晚是不是看到了什么,还是在找什么东西”老颜头叹了一句,老伴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,他真的不清楚“大师,我恳求你了,你一定要把老伴的魂给叫回来,老伴跟着我吃了一辈子的苦,就算是死,我也不想让她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”没有魂魄之人,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,老伴一辈子操老,也没有做过什么坏事,不能可能落得一个永世不得翻身的结局。
  
      “老纳试上一试”忘权心里已经有了底,眼光扫了一圈,在猜测着到底是谁拿了李氏的东西,双手合十念了几句,突然睁开眼“太子妃,老太太曾经是不是给了你一个手镯”
  
      颜西眼睛微眯,下意识的点了点头“是的,大师是如何得知的”
  
      “老纳刚刚已经找到老太太的魂魄,只是老太太说,那个手镯上似乎有煞气,只有镯子在,她就不能安然的回到她的身体里”
  
      老太太给颜西镯子的事,除了颜西与李氏自己,没有别人知道,忘权的话一出,颜家人都有些错愕,老太太到底给了颜西一个什么样的镯子,老太太为什么要秘密的把镯子给她,难不成还怕他们眼红不成。
  
      “那依大师的意思?”果真,又是镯子。
  
      现在颜西可以基本确定,忘权的目标始终是那只凤镯。
  
      “那个镯子并非吉祥之物,太子妃如果信任过老纳,老纳替你毁了它,可好”忘权似笑非笑的看着颜西。
  
      那眼神似乎在说,用一个镯子换李氏一条命,哪个更值得,你自己想清楚。
  
      “娘娘,娘交给你的是一只什么样的镯子啊,值钱吗,不妨拿出来给我们看看,大师都说了,那镯子并非什么吉利之物,不如就此毁了它,如此,你奶奶的魂魄也能早些回到她的身体里”何氏就是哪种,什么事都想知道得一清二楚的人,如今让她知道李氏曾偷偷给过颜西一个镯子,心下当即算计开来,老太太就是偏心,私下里不知道给了颜西多少东西呢。
  
      她似乎忘了,李氏现在拥有的东西,都是颜二生一家给的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